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中共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上海市监察局

力戒推诿塞责 强化责任担当
2017年7月17日 14:23

  又闻“我不是局长”

 

  明明是局长大人,为什么要推说是“局外人”——陕西的旬阳,位于汉江、旬河交汇处,曲水环流,状如太极,这座“中华天然太极城”,近日却上演了现代版的“太极拳”。旬阳饱受洪涝之害,群众反映有公司汛期非法采挖河砂,记者前往调查,从县水利局防汛办,到河务局法制办,一路吃了闭门羹,直至找到县河务局局长,该局长竟声称“我不是河务局的”,赖得一干二净……

  局长大人“不是局里的人”,说它是奇闻,却也不“奇”——就在一年多前,不是也有一位局长,推说“我不是局长”吗?那一回,因为国家审计署公布了某市投资85亿建造的3万余套保障房竟然多年闲置,一边是有房无人入住,一边是百姓无房可以栖身。于是央视记者来到该市住建局局长办公室,请问一个明白。谁料局长大人,一听是采访,连呼你们搞错啦,“我不是局长”,只是“过来看图纸的”!其实这位自称“不是局长”的人,正是局长刘某呢!

  “局长”大人,本来堂堂正正的乌纱戴在头上,为什么忽然“我不是局长”甚至“不是局里的人”,变成打酱油、“看图纸”甚至一点也不沾边的“无关之人”了呢?在我们的生活中,例如交通违法了,面对交警的追究,不是常有跳将下来高吼一句“我是局长”的吗?怎么到了记者跟前,就“不是局长”了呢?无非是起了一点风波,要追究,要问责了,于是推得一干二净,赖个赤条精光,连“局里的人”也“不是”啦!

  有识之士近日评论河务局长的抵赖,说是典型的“推诿塞责”。其实类似“典型”的“推诿”,近日还有两例。一是某县县委书记发表大作,全文1351字,竟有870字抄袭了新华社的评论。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于是县委出来辩白,说此文乃办公室所写,起草此文,书记不知道,发表此文,书记更不知道,全部责任应由办公室小文书承担!这样的“推诿塞责”,你自己相信吗——书记大作,由别人捉刀,这固然属于常例,但以书记大名发表于天下,你署名的书记不知道?小文书的胆子这么大?二是某市创卫办给全市出租车司机发信,要他们以盯梢式暗防环保专家来本市的暗访,事情闹到网上,也是一言以“推”之,说上面不知道啊,又是“办公室个别工作人员擅自所发”!怪不得网上线下,一片质疑,“个别工作人员”自掏腰包印制了大批信件,“他”又“擅自”冒用当局名义给全市的哥发了公文?这样的“推说”,能使人相信吗?至于机关出了纰漏,必是“临时工”所为,执法有了争议,又必是“辅警协管”所惹,这样的套路,就更是天下人莫不熟悉了,无非是一个“推”字加一个“赖”字吧!

  还是回到“我不是局长”上来。“局长”这个官位,按理是趋之若鹜的,有的地方,为了争一个“局长”,不但是面红耳赤,几乎是刀光剑影。可是到了要担当、要负责、要面对“麻烦”时,他就“不是局长”了,就避之不及、逃之夭夭了。就像有的地方,企业要出生、基层要办事,“有关部门”九龙治水,个个伸出手来卡你一把;到了出现问题要他解决时,九条龙皆作壁上观,“有关部门”都变“无关”、谁也“不是局长”啦!就拿文首那个河道非法采砂来说,老百姓天天上访日日反映,可是不要说“局长”,连科股长们都退避三舍,人人都“不是菖长”!

  这种不担当的“推事”,其实就是卸肩胛的“猾吏”,在生活中并不少见。但是靠一个“推”字甚至一个“赖”字,真能躲过初一又能躲过十五吗?那个“不是河务局”的河务局长,尽管说法是“身体不适”,但毕竟已被“调查”;而一年多前贵阳那个“我不是局长”的局长,事发几日便被免职,真的不是局长啦!至于那个“不知道”发表了署名文章的县委书记,人们也看到了他的检查。总之,曾经在过去如鱼得水的“推事”与“猾吏”们,在新的政治生态与民主监督下,再凭一句“我不是局长”,恐怕是混不下去了吧!

  (凌河)

来源: 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