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一周“纪”录】退休领导行差踏错,人生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
2019年4月21日 09:38

  前天,2014年8月退休的中国盐业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茆庆国接受审查调查。

  本周三,2013年12月退休的安徽省公安厅原副巡视员王辉接受审查调查。

  本周一,安徽省水利厅原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方卫星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他于2017年11月退休。同日,江西广播电视台原党委委员、副台长张晓建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他也已退休……

  也许是在任时以权谋私,退休后问题暴露;也许是退休后“余热”不散,利用在任时的关系和影响力谋取私利,晚节不保。老来行差踏错,“平安着陆”是奢望,更可能的结局,是一场人生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

  今天,来讲几个扎心的晚年故事。

  一

  门庭冷落鞍马稀,便知旧事如流水。——这不是我想要的退休光景。

  我1968年参加工作,从一个车间工人干起,勤勤恳恳数十年,一步步晋升,最终成为年营业额超百亿的国有大型化工企业的一把手。遥想我在位那些年,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身畔宾客往来、友朋环围,金钱名利也如潮水般滚滚而来,淹没了我的理智。

  再光鲜的人生,都会因衰老而黯淡。2013年9月,我退休了。茶凉得很快,大部分所谓的朋友,借口工作忙几乎不和我来往了,我知道他们去另攀高枝了。

  幸而还有人惦记着我。退休后没多久,就有一个公司邀请我去担任顾问。这个公司,和我曾经任过董事长的集团有业务关系。我在国企工作几十年,知道《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廉洁从业若干规定》有一条规定:“国有企业领导人员离职或者退休后三年内,不得在与原任职企业有业务关系的私营企业担任职务。”但我兴许是老了,一时忘记了,或者故意没想起来。反正我在那个公司担任了8个月顾问,领了20多万工资。

  纪委找上门来时,我明白这一时刻到来了。在岗时受贿、给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退休后违规任职……账一笔笔地算,我的往后余生,都算进去了。

  我工作45年,退休3年,之后的数年,将在监狱里老去。

  门庭冷落鞍马稀,便知旧事如流水。如今我才知道,其实这也是一种幸福。

  二

  我不喜欢挤地铁,地铁站里楼梯上上下下的,我腿脚不麻溜。

  我也不喜欢等公交。我们那旮沓冬天老冷了,半天等来一趟,一帮老大爷老大妈虎了八叽的就往上挤,我这把老骨头,挤不过他们。嗯,虽然我也是个老头子,但我和他们不一样,我好歹是个副处级干部。注明一下,退休5年了。但是退休的领导就不是领导了吗?

  我是有车一族,开一辆三十万大几的轿车。这么高贵的座驾,我老伴是打死也不让买的。我退休前手里有点权,和一些企业打过交道。有一家公司说我每天坐公交上下班老辛苦了,非要借辆车给我们处室用。我看这车贼好,反正搁那没人开,落灰多可惜,就整来试试手。退休后,他们也没找我要。

  我也稀里马哈,就把这车当我自己的整了。突然有一天纪委联系上我,说我违规占用企业车辆,违反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

  然后就是退还占用车辆,背了个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还上了全网公开通报。现在百度我的名字,有个专门介绍我的百度词条,就短短一句话:“某某某利用职务影响,在退休期间长期违规占有和使用某企业轿车,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占用车辆已退还。”欧了,我工作一辈子,就留下这么一段子。

  现在每天出门坐公交,心里很知足。和车上这些老大爷老大妈有啥区别,其实我也是个平凡的老头子。平凡真好。

  三

  我59岁的时候,有点疯狂。

  那是我仕途的最后一年,我脑中总有一个声音:权力不用,退休作废。

  我是个爱惜羽毛的人,以前对那些朋友和老板的请托,我都谨慎对待,怕惹火烧身。但马上退了,就顾不得许多了,我开始帮那些人办些事,但从来不收他们的钱。我的理念比较先进:要把权力期权化。

  退休后,回报如期而至。曾经我帮过的那些人,都开始大大方方孝敬我。我到我儿子的公司充任总顾问,公司经营的房地产项目有点小不合法,我出面请以前的下属在审批、立项这些事上帮助帮助,还帮我儿子伪造对外贸易合同、虚构向境外支付费用骗来审批文件,骗购了4000多万美元的外汇并汇至境外。我知道这有点疯狂过度了,但组织上应该不会注意我这么一个已经退休的、没权的、无害的老人吧?

  我还是想错了。

  到今天为止,我已经在监狱里待了一年十一个月。我将用余生所有时间,去偿还退休前后那片刻疯狂。

  四

  我在公园跟拍白枕鹤的时候,接到了前同事的电话,想找我当面谈谈。

  谈话的意思大概是,以前单位宣传室“长枪短炮”啥都有,现在我这个宣传室主任一退休,这些器材也都跟着消失了。单位要求我说明一下情况。

  还能说明啥,我把器材还回去不就完了么。我回家拿了一部单反和镜头,返还给单位。

  几天后,我从华夏东极拍完日出回来,又接到纪检组的电话,说要跟我谈谈。

  还是器材那档子事。他们说单位给宣传室配备过一台佳能高清摄像机和长焦镜头,问我这些设备在哪儿。

  我哪儿知道在哪儿,要问问前任局长去,抓着我这个退休小主任不放是几个意思。

  回家后我想了一宿。摄影虽好,但是安全第一。第二天我主动到单位,忍痛割爱归还了佳能高清摄像机。

  可是单位还不罢休。他们在库房中梳理核查了好几天,找到了购置器材的清单和固定资产登记账册,认定所有器材都在我手中保管使用,从未转交出去。

  现在网上有句话怎么说的?“啪啪打脸”。“铁证”面前,我就被啪啪打脸。我只能再次割爱,把我退休时捎带回家的那些宝贝相机、镜头、三脚架全部还给单位,这次,真的连个镜头保护壳也不敢留了。

  但是为时已晚。他们给了我处分,党内严重警告。我干了那么多年宣传干部,最后自己成了反面宣传典型;我拍过那么多摄影作品,拍不出心里的悔意。事情过去后,我再登上华夏东极,这次不拍日出,我拍了黄昏。“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这样的晚景,怕是要舍得放弃一些东西,才配拥有吧。

  舍弃什么呢?大概是在岗时做一杯干净芬芳的清茶,退休后,主动凉下自己这壶茶,淡出江湖,不留“传说”。

  以上故事纯非虚构。欲知下周大事,且听下回分解。(子不歇)

来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