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南非曝大案 企业行贿执法官员获暴利
2019年2月18日 08:43

  南非针对印度裔商业豪门古普塔家族“霸占政府”嫌疑的调查仍未结束,另一家企业大手笔行贿前政府官员的案件如今搅动这一国家的政坛和舆论界。

  相关调查对象是南非政府项目承包商博萨萨集团。这家企业据信凭借贿赂执法系统官员获取大量政府项目的合同,以此赚取巨额利润。

  追查“霸占政府”案

  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2月7日在议会发表2019年国情咨文,强调过去一年南非在反腐领域取得了进展。

  “一年前,我们决心把国家从腐败阴影中挽救出来,恢复公共机构的公众信誉,”他说,“可以说,过去一年取得了有意义的进展,纠正了一些国有企业的不良管理和腐败作风,还着手应对了对关键公共机构的‘霸占政府’事件”,税务机构、国家安全机构和检察机关的公信力得以恢复。

  所谓“霸占政府”,指南非一些政界人士近年来指认古普塔家族利用与前总统雅各布·祖马的关系影响政府官员的任免。祖马和古普塔家族均予以否认。

  古普塔三兄弟1993年从印度移民至南非,次年成立“撒哈拉电脑”公司,之后逐步建立横跨电脑、矿业、媒体、能源、航空旅行等领域的商业帝国。古普塔家族2003年结识当时出任副总统的祖马,之后关系日益密切。祖马的一儿一女曾在古普塔家族企业担任高层,他的妻子也曾在古普塔家族企业任职。

  2013年,一架负责运送古普塔家族婚礼宾客的私人飞机降落在一座空军基地,引发舆论哗然,原因是那里此前专门停放外国使团和国家元首所乘飞机。

  2016年11月,南非监察专员办公室发布调查报告,呼吁检方专项调查古普塔家族。这份355页的报告由时任监察专员图利·马顿塞拉起草,提请国家检察署注意“报告中指认的事件似乎构成了犯罪”。

  古普塔家族已经被指控窃取南非国家资源,并涉嫌干预前总统祖马对内阁成员的任命。目前该家族数名重要成员被通缉。

  媒体报道,涉及“霸占政府”案,一些嫌疑人被捕,但迄今没有任何人因此获刑。拉马福萨2月7日呼吁:“检察官必须迅速跟进。必须尽快追缴遭侵吞的公共资金。”

  去年下半年,两名牵扯“霸占政府”案的部长级官员下台。总统府去年11月说,拉马福萨接受了内政部长马卢西·吉加巴的辞呈。

  吉加巴在辞职之前陷入一系列腐败丑闻,要求他下台的呼声持续高涨。反对党指责他涉嫌与古普塔家族相勾结、窃取南非国家资源。

  拉马福萨去年10月任命姆博韦尼为新财长,取代因深陷腐败丑闻而辞职的恩兰拉·奈内。

  此前,恩兰拉·奈内因涉嫌卷入古普塔家族腐败案而接受调查,向调查人员承认他在2009年至2014年担任副财长和财长期间,曾先后和古普塔家族成员单独见面11次。

  拉马福萨同期表示,对古普塔家族腐败案的调查将继续,要彻底调查一切不当行为。

  “拔出萝卜带出泥”

  正是针对“霸占政府”案的调查牵出了博萨萨案。南非2018年设立“宗多委员会”专项调查祖马及前任政府的腐败嫌疑。委员会由调查法官雷蒙德·宗多主导,以他的姓氏命名。

  这一委员会质询过多名前任和现任政府部长、公务员和一些大银行高级管理人员,但涉及博萨萨的案件因情节严重而引发关注。按法新社的说法,这家政府项目承包商自2007年起进入检方视野,但迄今没有被指控任何罪名。

  宗多1月证实,宗多委员会秘书长科措·德韦因涉嫌接受博萨萨行贿而暂停履行职务。

  德韦的罪行由博萨萨前任首席运营官安杰洛·阿格里齐供出。阿格里齐上月在约翰内斯堡一家法庭作证时说,他2013年向德韦行贿,以获得在多个法庭安装安保系统的4亿兰特(约合1.97亿元人民币)订单,德韦当时在南非司法部任高职。阿格里齐向中间人塞辛伊·赛奥佩拉每月支付好处费,再由后者向包括德韦在内的政界人士输送贿金。

  德韦否认不当行为。宗多在一份声明中说:“德韦本人告诉我,他从未收受博萨萨及其代表的任何馈赠……但鉴于德韦所涉案件的严重性,他主动提出暂停职务,随即休假,等待检方作出是否指控他的决定。”

  除举报德韦,阿格里齐的证词还指向南非国家检察署以及专门打击有组织犯罪和腐败的精英警察部队“南非之鹰”。

  阿格里齐说,为促使检方结束对博萨萨的调查,这一企业曾经行贿国家检察署三名高级官员,包括曾经出任总检察长的农格科博·吉巴,受贿者向博萨萨提供案件调查进展并且暗中操作以“扼杀”相关调查。

  南非主要反对党民主联盟成员娜塔莎·马宗说:“我们需要看到嫌疑人被绳之以法。有人把政府承包项目卖给别人,必须追究肇事者责任。”

  南非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发言人齐齐·科杜瓦1月底说:“由证人举报的企图霸占执法机关的犯罪行径令人震惊。博萨萨无异于黑帮团伙。我们必须吸取以往教训,重塑公共机构的公信力。无论是国家检察署还是‘南非之鹰’,都必须剔除腐败的部分。”

  科杜瓦承认,阿格里齐的部分指认指向执政党,尤其是2016年选举以前的地方政府,那时候“我们只是讨论反腐,而没有做什么,但自从拉马福萨出任总统,大家看到了实际行动。”

  正如科杜瓦所言,拉马福萨2017年当选非国大主席后,开展了一系列铁腕行动,试图展示不一样的领导人形象。他去年1月底要求撤换深陷腐败丑闻的南非国家电力公司董事会成员;去年2月接任南非总统后强调,今后将重点考察政府官员的生活方式,审视其生活水平是否与正当收入相符;去年4月初要求南非“特别调查委员会”调查国家电力公司和南非运输公司的经营不善丑闻;今年年初签署一部要求规范政党接受捐款的法案,旨在提高政坛和选举体系的透明度。

  “月供”行贿手段曝光

  本月,又有5名嫌疑人因牵扯博萨萨行贿案被捕,包括前政府监狱管理系统财务官帕特里克·吉林厄姆。

  警方一份声明说,博萨萨曾经获得监狱管理系统的多项合同,但相当于1.2亿美元的合同款项遭人盗取。受贿者接受了由博萨萨提供的现金、私人轿车、海外旅行等好处。

  吉林厄姆也由阿格里齐供出。这名前任高管还指认议会监狱系统委员会成员文森特·史密斯每月收受博萨萨10万兰特(4.92万元人民币)贿赂。作为交换,史密斯承诺不会在议会过问博萨萨承接的政府项目。

  阿格里齐1月在约翰内斯堡接受法庭审理时还供认,博萨萨曾向祖马政府官员行贿,形式包括为受贿者“组织集会、制作蛋糕、承办生日聚会等。我本人也参与了,起到主导作用”。

  涉嫌受贿的官员不仅包括基层干部,更有能够直接影响国家政策的高层官员。

  阿格里齐指认现任环境部长诺姆菲拉·莫科尼亚内2014年至2018年在出任祖马政府水事务部长时每月收受5万兰特(2.46万元人民币)贿赂。这一行贿活动从2002年持续至2016年阿格里齐离开博萨萨。阿格里齐还曾为莫科尼亚内的数名去世家属承办葬礼,为她的女儿连续数月租车。每逢圣诞节,他都为莫科尼亚内提供大量冷饮、威士忌、啤酒和各式肉制品。

  阿格里齐说,之所以持续为莫科尼亚内提供好处,是因为“我们知道她与祖马关系密切。她就是我们的联系人,我们知道如果有麻烦,就可以找她,事情便可以解决”。

  莫科尼亚内否认腐败罪名。

  按阿格里齐的说法,博萨萨每月花费400万至600万兰特(196.86万至295.29万元人民币)用于行贿。企业收益大多数进了各级官员的口袋,除去贿赂“成本”,实际利润并没剩下多少。

  南非政治分析师认为,博萨萨这种级别的腐败,已经能直接影响到南非国家政策的制定。经过长达十几年的贿赂,民众甚至不知道有多少政策被影响,也不知道上缴的税金被博萨萨主导去了哪里。(特约记者 陆致远)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