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上历代名人廉政故事】同为监察御史,“分居南北台,并著风采”!他们是包氏兄弟→
2021年1月14日 13:45
分享到: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

 

  包节(1506—1556),字元达,号蒙泉,上海金山漕泾镇人。嘉靖十一年(1532)中进士,授东昌府(今山东省聊城市)推官,后经选拔进北京任监察御史。

 

   WDCM上传图片 

 

  包孝(1508—1553),字元爱,号吴石,上海金山漕泾镇人。包节之弟。嘉靖十四年(1535)中进士,授中书舍人,后经选拔为南京都察院监察御史。

  包节、包孝兄弟先后考取进士,一个在北京担任监察御史,一个在南京担任监察御史。包氏兄弟为官清廉,刚正不阿,不顾自身安危,敢于弹劾权贵,伸张正义,受到后世敬仰,名垂史册。《明史》评价两兄弟“分居南北台,并著风采,又皆有至情”。

  家教严格 牢记母训

  包节、包孝之所以能成为刚正不阿的监察御史名垂史册,与其母亲杨氏的教育是分不开的。在包节五岁的时候,父亲包志去世,兄弟俩由母亲杨氏独自抚养教育长大。杨氏对兄弟俩的教育十分严格,不辞辛苦督促其读书学习。她每晚会点燃一炷香,在香没有燃尽之前,兄弟俩不能睡觉。

 

   WDCM上传图片 

 

  杨氏对兄弟俩的行为也严格约束。一次,包节受朋友邀请到妓院饮酒作乐,杨氏知道后十分痛心。在亲友的再三求情下,杨氏对包节责打十板才作罢。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 

 

  此后,包节愈加发奋读书,并考取进士。他始终牢记母训,洁身自好,为官清正。当时,人们就说包节、包孝能够正直守节,与其母亲的家教有很大的关系,正应俗语“非此母不生此子”。

  胸怀天下 建言献策

  包节、包孝兄弟心中一直把国家富庶、百姓安康放在极其重要的位置,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并为国家治理积极建言献策。《明史》记载,包节任监察御史后受命巡按云南。

 

   WDCM上传图片 

 

  当时,官员因为云南荒远,有才干的人大多不愿前往,而愿意前往的却又才不堪任。包节认为,这是云南治理不善的原因。

  他上奏朝廷:愿意前往荒远之地任职的官员,不是因为年近衰老,就是因为家境贫穷急需俸禄,他们的意图在于私利而非体恤百姓。因此,云南的官吏大多没有合适的人选,建议今后就近选拔当地人就任,以自愿前往任职的人作为辅佐官。这样或许可以振兴官风,做出一番利民的政绩。

  当时的吏部不仅认可包节的建议,还将该做法颁行于云贵、两广,取得了很好的治理效果。

  不顾安危 弹劾权贵

  包节为人慷慨爽朗,想说就说不顾及他人的惭愧难堪,想做就做不计较自身的安危困难。巡按云南时,镇守边关的功勋大臣都心存恐惧向包节行跪拜之礼,贪官污吏主动辞职闻风而逃。巡按湖南时名声所至,当地官吏无不震惊恐惧,一时人称“真御史”。

 

   WDCM上传图片 

 

  后来,包节再次出巡湖广。显陵守备中官廖斌作威作福欺压百姓,有钟祥县百姓王宪状告廖斌庇护奸豪周章等。他查实后处死周章。廖斌怀恨在心,诬奏包节不先谒皇陵,是对皇帝的大不敬。包节也上奏廖斌的种种劣迹。由于廖斌诬奏在先,嘉靖帝大怒,将包节发配西宁庄浪卫。

  庄浪卫属于极边之地,治所在今甘肃省兰州市永登县一带。包节被流放到庄浪卫,失去了俸禄又要充当戍边士卒,住在败屋颓垣中,条件极其困苦。但包节对生活条件的艰苦能泰然处之。他在家书中写道,“雷霆雨露,尽是君恩,险阻患难,无非臣节,所恨目昏不能察烽燧,力微不能挽强弩”,深为不能做贡献而感到惭愧。

  包节被流放后,得知母亲和弟弟相继去世,悲痛不已,不久也病死于湟中(今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

  隆庆元年(1567),包节因敢于弹劾权贵伸张正义,被追认为光禄少卿(正四品),入祀松江府乡贤祠。

  包孝任职监察御史时曾上疏弹劾礼部尚书温仁和,指其伙同左庶子童承叙、右赞善郭希颜、编修袁炜等人在会试中徇私舞弊。后来,他又弹劾巡抚孙襘和吴瀚,最终吴瀚被罢免。

 

   WDCM上传图片 

 

  包氏兄弟同日入祀松江府乡贤祠。时人有诗评论:“两箧封章垂信史,一时俎豆列名卿。墓前宿草寒犹碧,身后公评死亦生。”意思是说,包氏兄弟留下的两箱公文,能够证明他们的历史功绩;兄弟俩因德行高尚,同时受到后人的春秋致祭,亦堪称盛事。

  虽然,他们已经故去,但后人的公正评论,可以让他们流芳百世,就像墓前不畏寒风的草木一样。